这兄妹两个明显没有自保的能力要是多给他们一

雨后的空气一点都不清新,反而很湿热,苏锐走进了贫民窟,踩在污水横流的地上,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住在这里的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即便在如此难闻的气味下也可以照常的生活,可是苏锐和西川周作却很难受。
 
    如果定力差的人,肯定早就吐出来了。
 
    倘若樊海珏能在这贫民窟里呆这么久,那么这个女人的毅力还真的不可小觑!
 
    西川周作的个子不高,但是眼睛却挺有神的,此时他穿着一身迷彩军装,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这种迷彩军装在这贫民区里面到处都是,在外面干活,穿这个最耐脏。
 
    “你来标准烈日几年了?”苏锐一边走着,一边问道。
 
    “半年了。”西川周作并不是那种话少的人:“这半年里面,标准烈日来了很多人,也死了很多人。”
 
    苏锐点了点头:“其实都一样,大家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挣钱。”
 
    不过,此人能够通过短短半年时间,就成为王莹武的副手,足以说明此人的能力。
 
    “大人,我把这贫民窟的区域给你大体介绍一下吧?”西川周作说道。
 
    “好,你来说说看。”苏锐并没有冲进每一户中搜查,就是这么看似很随意的在街道上面闲逛着。
 
    苏锐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内心深处一直把警惕提高到了最高等级。
 
    这里的贫民窟到处是房屋和小巷,如果真的有人潜伏在此地的话,那么他现在说不定已经被狙击枪所瞄准了。
 
    此时,军师和十二神卫都已经离开,并没有人能够在近战上对他形成有效的支援。
 
    而巷战,一直都是厮杀最惨烈的战斗,即便强如苏锐,一个不留神也会吃大亏的。
 
    不过还好,这片地方基本上没什么视野较好的狙击位,苏锐只要走在巷子里面,基本上可以避免高空飞来的子弹了。
 
    西川周作说道:“我们现在处于贫民窟的中间区域,这区域内大概有三百户人家,这算是条件相对来说比较好一些的了,至少都是有工作的,我们对这三百户人家全部进行过搜查,没有在其中发现樊海珏的身影。”
 
    “其他的区域呢?”苏锐问道。
 
    “其他的区域来没来得及寻找。”停顿了一下,西川周作继续说道:“主要是我们的时间来不及,人手也不太够,只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封锁道路方面了,而且,其他的区域状况要更复杂一点。”
 
    苏锐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很快就感受到了这片地方的复杂程度了。
 
    这贫民窟的房子之间也是有差距的,除了中央的街道之外,周边的几块区域简直穷困到了极点,一个简单的棚户,里面可以住着一家十几口人,一张床上能挤着好几个人,除了床板,基本上就是家徒四壁了。
 
    一进门,就是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难闻气味,苏锐压根就不想在这种环境里多呆一分钟。
 
    苏锐摇了摇头,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便转身走出去了。
 
    他相信,樊海珏也不会想在这样的房间里面呆着。
 
    即便是在逃生的过程中,那个女人的忍耐力也不可能有那么强。
 
    苏锐不禁想起了曾经在金三角的时候,他进入过樊海珏的房间里面,十分的整洁,地上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苏锐甚至闻过她的衣服,在金三角的炎热天气里面,衣服上还残留着洗衣液的淡淡香味这么一个爱干净的女人,却躲进了贫民窟之中,她如何能够忍得了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呢?
 
    苏锐是能够适应各种恶劣环境的,虽然他不喜欢这里的气味,但是他为了生存,是愿意躲在此地的。
 
    可樊海珏能够做到吗?
 
    苏锐认为她不会。
 
    这种想法很坚定。
 
    这个女人一定会给自己弄一个干净整洁的地方来藏身的即便此事关乎性命,她也不可能让自己太受折磨。
 
    苏锐一边走着,一边和西川周作聊着天。
 
    他花了两个多小时,把贫民窟中大部分的街道都走遍了,道路两旁的建筑物也都映入眼中,并且在他的脑海里面形成了准确的立体沙盘。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旁边的房子里面冲出来了两个小孩子,一男一女,一个抱着苏锐的腿,一个抱着西川周作。
 
    他们的嘴里叽里呱啦的在说着当地的方言,因为面黄肌瘦而显得很大的眼睛里面,流露出哀求的神色。
 
    “快点起来,别挡路啊!”西川周作生怕耽误事,甩了两下腿,竟然没能甩开,那个小男孩抱的太紧了。
 
    这种时候其实很敏感,在很多混乱的交战区,有些娃娃已经被培养成了杀手,他们往往会这样抱住别人的大腿,当被抱者反应过来的时候,可能一把尖刀已经捅进了他们的心窝。
 
    “让你松手,听不懂吗?”
 
    西川周作用英语说了一句,然后猛然抓住小男孩的胳膊,朝着两边用力一扯!
 
    那小男孩不过是七八岁的样子,在力量上根本不够西川周作的零头,对方这一扯,让他的肩膀很痛,自然就松开了手。
 
    西川周作直接把小男孩给扔出了几米开外,摔在了泥泞的小路上,满身都是污渍。
 
    他似乎也没想到,那个小男孩竟然会这么瘦这么轻,因此力气用的有点大,扔的有点远。
 
    可西川周作也没多想,更不会因此而道歉,他不耐烦的看了那个小男孩一眼,后者正躺在污水里面哭泣呢。
 
    拍了拍那被弄脏了的裤脚,西川周作想要来把抱住苏锐裤脚的那个小女孩给丢开,却没想到苏锐抬手制止了他。
 
    “你们是想要吃的吗?”苏锐问道。
 
    那个小女孩听不懂,目光有点茫然,于是苏锐便做了一个吃东西的动作。
 
    小女孩见此,连连点头,大眼睛里面释放出渴求的亮光。
 
    “我身上没吃的,但是随身带了点钱,你拿去和你哥哥一起买点好吃的。”苏锐说着,递给小女孩几张零钱。
 
    他并没有给太多,华夏有句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兄妹两个明显没有自保的能力,要是多给他们一点钱,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到时候就可能就会给他们招致不必要的麻烦了。
 
    至于这些零钱,已经足够他们撑过好几天了。
 
    “大人……”西川周作看到苏锐这么有爱心,自己很是有些难堪,于是也从口袋里面抽出了一些钱,想要送给那个被他扔在地上的小男孩。
 
    没想到这小男孩一脸的警惕,压根就没有接钱的意思,反而拉着小女孩远远的站在一边,对着苏锐鞠了个躬,然后转身撒腿就跑。
 
    “我这真是……”西川周作也很无奈,挠了挠头。
 
    苏锐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其实你不用自责,很多人都会如此,这种突然抱住别人大腿的行为会招致别人的反感,你的反应也正常。”
 
    “那您……”西川周作问道:“既然这样,那您为什么要给他们钱?”
 
    “每个人的做法不一样吧,主要是……我能看出来,他们很饿。”苏锐并没有解释太多,反而继续加快脚步,穿梭在贫民窟的小巷中。
 
    他还是没有去搜查房间,而是把刚刚转过的巷子再转一遍,确保自己的记忆没有出现丝毫的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