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长又媚的大眼睛中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能够生

 西川周作不知道苏锐具体的方法是什么,但是他觉得,这样一直漫无目的的走着,和瞎逛简直没什么两样。
 
    当然,他心里这样想着,嘴里却不敢说出来,尤其是现在,他甚至很难跟得上苏锐的脚步,不得不一路小跑,一个多小时后,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你这体力不行啊。”苏锐笑着说道。
 
    “大人,不瞒您说,我这体能在整个标准烈日的团队中都是属于顶尖的,不是我太弱,是您太强了。”西川周作累得不行,双手叉腰,大口的喘着气。
 
    他这可不是在拍苏锐的马屁,而是说实话。
 
    这一趟下来,这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里,苏锐一直在走,脸不红气不喘,这体力着实太惊人了。
 
    不过,苏锐的衣服也已经快被汗水湿透了,在极度闷热的天气里面,这种感觉相当难受。
 
    “大人,喝水。”西川周作从背包里面取出了两瓶纯净水,递给了苏锐一瓶。
 
    后者拧开之后,喝了一大口,然后抹了一把嘴,说道:“爽。”
 
    “这水还是从华夏出口到这边的。”西川周作一口气喝了大半瓶,一边擦着嘴角一边说道。
 
    苏锐也说了一句:“华夏的经济现在是越来越好了。”
 
    说罢,他看了看矿泉水瓶的瓶身,说道:“这牌子的水我经常喝。”
 
    而后,苏锐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然后靠住了墙。
 
    “大人,您怎么了?”西川周作连忙问道。
 
    “我怎么觉得有点头晕呢。”
 
    苏锐摸了摸头,然后缓缓的坐在了地上。
 
    他刚刚还步履如风呢,可现在已经迈不开步子,甚至连支撑着站立都做不到。
 
    “难道说是中暑了?”西川周作连忙给苏锐扇着风,可是苏锐的眼皮似乎已经越来越沉了,很快便睁不开眼睛了。
 
    五分钟后,苏锐的头一歪,昏倒在地。
 
    …………
 
    在这片贫民窟的最东北角,有一栋四层的棚户,这算是整个棚户区的最高点了。
 
    如果仔细观看,便会发现这顶层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卫生整洁,甚至还经过了简单的装修,内墙是白色的,窗户是明亮的,看起来完全没有贫民窟的脏乱差,甚至气味都带着淡淡的馨香。
 
    ps:书荒并且喜欢玄幻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知白大神的《大逆之门》,强力推荐哦!
 
    8)
 
 第2306章 最后的反击!
 
    这样的房间在贫民窟里面几乎不可能看到,可是,现在偏偏就出现了。
 
    出现的理由很简单。
 
    这里是四层,走过锈迹斑斑嘎吱作响的狭窄楼梯,拐两个弯,才能来到这幢简易房子前。
 
    而且,严格说起来,这幢房子是单独建在三楼的楼顶,和下方的棚户并不是一体的,因此如果从楼下看过去的话,很难发现上面还藏着这么一间小屋。
 
    楼下小巷的气味都很难闻,可是在四层的高度上,风便会把那些难闻的味道给吹散不少,这里不仅是视野最好的位置,也是气味最淡的地方,卫生条件更是秒杀其他贫民所居住的棚户。
 
    这布置虽然简单,但是却流露出一种小资的味道来。
 
    最关键的是这里的装修并不是崭新的,说明房子的主人早有准备。
 
    …………
 
    而这时候,苏锐正躺在这间小屋的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似乎对这一切都毫无所觉。
 
    床边则是坐着一个凹凸有致的身影,她静静的注视着苏锐,很久都一言不发。
 
    此人……正是逃了很久都没被抓到的樊海珏!
 
    她今天穿着一件很普通的连衣裙,这种不显身材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竟也能流露出一种勾人的意味来,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将这裙子给撕扯开。
 
    如果苏锐知道,这个女人竟然把他给反算计了,那么不知道他究竟会作何感想。
 
    西川周作站在樊海珏的身后,看着这能够勾起人无限遐想的背影,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眼睛里面露出了火热的神色来。
 
    原来,这个家伙早就背叛了苏锐!
 
    可王莹武还一直把他当成了可以信赖的副手!
 
    他是什么时候和樊海珏取得联系的?什么时候给苏锐下药的?这些计划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西川周作给苏锐的那瓶水里面下了药,后者喝了就晕头转向,很快便已经不省人事了。
 
    “樊小姐,什么时候动手?”他咽了口吐沫,问道。
 
    很显然,樊海珏对他形成了无与伦比的诱惑,这个男人很想立刻就将之推倒,可是现在,苏锐还没死,他自然不可能放得开。
 
    “你先出去一下,到楼下等我。”樊海珏头也不回的说道。
 
    “您一个人能行吗?”西川周作又问道,万一苏锐醒来的话,樊海珏这娇滴滴的样子,怎么可能是苏锐的对手?
 
    “不需要你来质疑我。”樊海珏仍旧没有回头。
 
    “好的,谨遵您的吩咐!”西川周作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樊海珏一眼,然后走下楼去抽烟了。
 
    樊海珏站起来把门给反锁上了。
 
    她回到床边,看着苏锐,露出了妩媚的笑容来:“今天真是美妙的一天,或许你也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相遇吧?”
 
    苏锐没法回答,他的呼吸很平稳,仍旧处于昏迷的状态之中呢。
 
    “你们把我追的那么惨,可是,你却没想到,我能在这种时候完成反杀吧?”
 
    樊海珏那又长又媚的大眼睛中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能够生擒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小女子今天所做的事情也算是惊天动地了。”
 
    的确,樊海珏完成了这么多年来西方黑暗世界的很多大佬想干却干不成的事情。
 
    活捉苏锐!
 
    这个女人的智计确实已经恐怖到了极点!
 
    说着,她掏出了一把刀,锋利的寒芒瞬间便让这个屋子明亮了好几分,而锃亮的刀身上则是映射出了她那媚意和狠辣交织的目光。
 
    樊海珏用刀轻轻的挑开了苏锐的扣子。
 
    啪嗒。
 
    那扣子掉在了地上,不断的弹跳着。
 
    紧接着,第二颗扣子也落了地。
 
    樊海珏用手一撕,苏锐的短袖t恤就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她看着眼前的景象,笑了起来:“这样的肌肉可真美。”
 
    下一刻,锋利的刀锋从苏锐的皮带上划过,于是,苏锐的裤子也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