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在整个泰国这种纯净水随处可见而苏锐对了

“真的很难想象,如果太阳神阿波罗被我变成太监的话,那么又该是一副怎样的景象。”樊海珏看着苏锐的脸,说道:“阿波罗,你毁了我,你毁了我,你知道吗?”
 
    苏锐听不到。
 
    “如果没有你,我将还是金三角的第一毒枭,我还是那片混乱之领实际控制人!唯一控制人!没有任何人能与我相提并论!”樊海珏加重了语气。
 
    回想起过去的事情,显然她有些激动了。
 
    的确,站在她的立场上面,确实一切都被苏锐毁掉了,什么都没有了。
 
    “我本来想要继续逃跑,可是,跑着跑着,我觉得,这是对我的莫大侮辱。”樊海珏咬着牙,发着狠:“我不允许你们再这样侮辱我!我要反攻!我要反击!”
 
    樊海珏有她的骄傲。
 
    她本身已经是大毒枭了,如今却和乍伦这种人苟且在一起,为了达成目标而不得不继续出卖色相,虽然她不在乎这些,但是想想还是会憋屈。
 
    苏锐的出现,把她从美好的天堂直接打落黑暗的地狱!樊海珏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重新看到曙光!
 
    她本来是打算继续逃跑的,可是现在,樊海珏改变主意了!
 
    她不允许自己憋屈的苟活下去!
 
    这是她的荣誉之战!
 
    “苏锐,感谢你,让我有了新的人生目标。”樊海珏眯起了眼睛,眼里面流露出狠辣的光芒:“杀了你之后,我不会停手,我要覆灭整个太阳神殿!”
 
    樊海珏终于喊出了她的心里话。
 
    苏锐改变了她的人生道路,她从此将生活在仇恨的阴影之中。
 
    樊海珏把手中的刀高高举起,她盯着苏锐的某个位置,说道:“我先把你变成太监,让你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对于这种滋味儿,我可是太熟悉了,我所受过的那些苦,我要悉数奉还!”
 
    “唉。”
 
    这时候,这房间里面响起了一声叹息。
 
    这叹息的声音很轻,但是樊海珏却听到了,她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但是下一秒,她便看到了苏锐睁开的眼睛!
 
    苏锐竟然醒了!
 
    樊海珏给苏锐下的可是强力迷药,苏锐竟然能够醒来,这简直太出乎她的预料了!
 
    “你……”樊海珏虽然已经举起了刀子,但是她浑身僵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刺下去。
 
    “我听到了你的心里话。”苏锐声音平淡的说道:“其实我一直都没有昏迷,一直很清醒。”
 
    这怎么可能呢?
 
    樊海珏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苏锐就已经一脚踢出,踹在了她的肘弯处!
 
    在这样的强力打击之下,樊海珏再也握不住手中的匕首了,寒芒脱手飞出,直直的插进了天花板!
 
    下一秒,苏锐已经掐住了她的脖子,将之摁倒在床上了!
 
    角色反转!
 
    “我从来都不相信,一个能够暗中掌控整个金三角的大毒枭,会是那种只会娇滴滴的诱惑异性的女人。”
 
    苏锐眯起了眼睛。
 
    他就算今天没有听到樊海珏的心里话,也能够猜到对方的真正想法。
 
    一辈子的心血都被毁掉了,任谁都会不甘心的。
 
    但可惜的是,樊海珏的家业,却是建立在无数人的痛苦之上的,多少人因她而自杀?多少家庭因她而破裂?
 
    可以说,如果把这星球上罪孽深重的人做一个排名的话,在当代,樊海珏是一定能够排进前十名的!
 
    对,这就是那个娇滴滴的女人的“历史地位”!
 
    不过,樊海珏今天的举动确实出乎苏锐的预料,尤其是,对方在逃亡的过程中,竟然能够用出这种天马行空的方式来进行反击,甚至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可惜的是,苏锐认识那瓶水!并且曾经被这瓶水给深深的坑过!
 
    秦悦然给他下药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个牌子的水来伪装的,而黄经纬被她的男同学坑害的那次,用的也是这种牌子的水!
 
    而西川周作还特地强调了一句,说这水是从华夏出口过来的。
 
    苏锐本能的对这种牌子的纯净水有警惕性,而他在拧开瓶盖的那一刻,发现这瓶盖并不是第一次被打开了!
 
    当时,苏锐只是很警惕,但他并不能够判断这瓶水有没有异常,毕竟在整个泰国,这种纯净水随处可见,而苏锐对西川周作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背叛的理由。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去试探一下。
 
    喝了一大口水,苏锐抹了一把嘴,就在那时候,他已经把刚刚喝进去的那口水顺着手臂吐了出来,随后胳膊便放到了身后,把水渍在衣服上擦干,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西川周作并没有察觉这一切,还以为苏锐真的昏迷了呢!
 
    于是,他便把苏锐给扛到了樊海珏的住处!
 
    这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一切!
 
    “现在落到了你的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樊海珏说道。
 
    苏锐没讲话,只是看着她的眼睛。
 
    “当然了,如果你想强行和我发生那种事情,我也是没法反抗的。”樊海珏又说道。
 
    苏锐冷笑了两声,嘲讽的说道:“樊海珏,都已经到了这份上了,就不用再演了吧?”
 
    在金三角的时候,樊海珏诱惑过苏锐无数次,他都没有上钩,这种时候更不可能。
 
    “那你就给我个痛快吧。”樊海珏说着,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