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古韵微微笑道笑容中竟然有些酸涩

- 编辑:admin -

依古韵微微笑道笑容中竟然有些酸涩

 
    上十章提要:...号…… 他所认识的人中,已经死去的韩剑宇性格邪魅,做事从不按常理出牌,白愁飞也是狂妄至极,飞扬跋扈,王阳霸气十足,而洛凌迟也是残暴狂妄,但他们的行事手段多少也有迹可循,也谈不上疯这个字,这个楚望天到底有怎样的手段?竟然号称疯魔?最为重要的一点,他到来了,怎么会让冷少殇如此绝望? 是的,此刻冷少殇眼中透露的就是绝望的神色,那是一种被人抛弃,没有半点活路的绝望…… “外人只知道他是韩无辰身边的第一战将,实际上即便是面对韩无辰,他也没有半点尊敬之意,可以说他在寒天会的地位就好似客卿......
 
    下一章预览:...会经营,靠着依家这棵大树,想要经营出自己的企业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包括依岚云在内的所有人,都牵挂着依家那庞大的产业,可没有人去想过自己经营。 本来他们是没机会继承这一笔财产的,毕竟他们可不是依岚风的亲兄弟,可是当依古韵这个依家唯一的继承人都死了之后,那么他们的机会来了。 “呵呵,我必要和你开这样的玩笑吗?”长袍男子淡淡的笑了笑,眼神中露出一丝不屑,这样的一个人,就算真的将恒天集团教到你手中,又能如何? “哈哈,太好了,太好了……”一想到自己立马就可以成为华夏国最富有的男人,依岚......
 
    下二章预览:...天宇深深的明白叶潇的强大,也明白了当日在无垢山庄自己能够挡下叶潇的拳头是何等的幸运。 望着躺在地上的韩天宇,叶潇重重的抬起了右脚,狠狠地踩了下去…… “啪……”的一声,韩天宇的脑袋好似大西瓜一样被踩得粉碎,殷红的血液和白花花的脑浆喷得一地都是,韩无辰除了洛凌迟外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点血脉也断掉了。 看也不看彻底断气的韩天宇,叶潇的身影疾速的朝着那个红衣女子奔去的方向追去,对于彭莹诗,他是充满了信心,倒是邵冰倩,枪法一流,可是近身作战能力却差了很多,而且这里还有火光的照映,她能......
 
    下三章预览:...连跟她问好的机会都没有…… 在花小蝶的带领下,叶潇和花月妩携手走进了别墅大厅,就看到花小蝶的父亲花无泪正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在他的对面还坐着一名年轻的男子,看上去大约二十三四岁,一头金发,不是那种染的,本身就是金色的,一张英俊的脸蛋和贝克汉姆有些相似,皮肤白赞,比叶潇和花月妩都要白,一双蓝色的眸子,看上去很是迷人。 靠,这竟然是一个外国佬,花月妩的老爸老妈竟然要将花月妩许配给这样的一个人? 怪不得花小蝶一脸的不爽,在看到自己的时候是一脸的兴奋,这小子一直都很排外,特别是想到自......
 
    下四章预览:...国啊,这里可是华夏国,这里可是静海市,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彻底的得罪叶潇。 虽说自己现在所掌握的势力远远的高于他,可是那小子的身手如此了得,再完全没人的情况下也能够将韩无辰击杀,并且反败为胜,他可不认为自己的身手比韩无辰了得。 要是真的惹怒了他,他单枪匹马的将自己杀了怎么办? 贾似道不想死,任谁都不想死,至于查理斯家族,他们能够把自己怎样?所为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想要在静海市继续经营下去,就必须讨好自己,又怎敢真的彻底的得罪自己…… 甚至贾似道还做出决......
 
    下五章预览:...,他们公司小,请不起保镖,和派出所也谈不上关系,他自然要小心翼翼的硬撑着…… “嘿嘿,难道你们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么,在这里拍戏,可跟我们说过?”那名混混冷笑了一声,似乎他真的就是这里的天王老子一样…… “对不起这位大哥,不是我们不跟大哥说,是没办法找到大哥,这是早就给各位大哥准备的,一点心意,还请各位大哥笑纳……”叶仿说着,递上了一块红包,看那红包鼓鼓的,起码不下有几千块吧…… 几千块,对于这些小混混来说,也算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了,他们来这里,也就是为了讨要点钱。 果......
 
    下六章预览:...说现在的官员本身就有很多的猫腻,即便是真的是一个清廉的官员,以监察局的能力,也能够给你网络一大堆的罪名…… 之前,林正岱也许不敢轻易的动这些人,可是当叶潇证明了自己的强大之后,他的身边已经聚集了一部分势力,有着这样的势力,林正岱还担心什么…… 况且星耀会议只有十二巨头,对于那个位置,他也是向往已久的,若是能够借此机会将贾似道打压下去,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和付阳在一个饭店吃了顿饭,就各自离开了…… 结果在第三天,叶潇就从报纸上看到了静海市北城公安分局局长田元因为贪污......
 
    下七章预览:...次都帮了自己那么大的忙,还占了她不少便宜,这点礼貌还是要的…… 一听到两人的对话,陈宇彻底傻了,不仅是陈宇,连花无泪都傻了,这家伙竟然认识十二巨头之一的司徒南?司徒南可是静海市的地产大亨啊,司徒家的产业更是遍布全国,他竟然认识他,而且看他们交谈的样子,完全是平辈相交,这,这怎么可能? 不过司徒南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两人,特别是陈宇彻底的没有了语言…… “这位应该是铁血狂神叶玉白吧?”司徒南笑了笑,朝着叶玉白指了指…… “嘿嘿,那是道上的兄弟们叫的外号,你叫我玉白就好……”......
 
    下八章预览:... 议论声逐渐的小了下去,田正齐看了看下面的人,知道大伙都商量的差不多了,这些可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即便是这样的大事,他们也能够很快的做出决断…… “现在,我们还是以票议表决吧,支持郎海平留任的举同意,不支持的反对……”田正齐说完,就要按照惯弃权,可是从始至终一直都没有说话的罗小军忽然开口说道:“我同意郎海平继续留任……” 说完,举起了同意的牌子,看到那个大大的牌子,几乎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快蹦了出来……...
 
    下九章预览:...日里什么没有玩过,唯独这种贴身肉搏战,却很少观看,特别是想到这战斗所代表的巨大利益,一个个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即便是田正齐,也是满眼放光的望着拳台……...
 
    下十章预览:...有着直接的关系,怎么说,叶潇都是他的师父不是? 拳由心生,劲由年出,就是寸劲的入门口诀,寸劲,说到底,就是将体内的力量在一瞬间彻底的爆发,这不仅需要强大的身体作为后盾,还有有着极强的悟性。【阅.】 王起的悟性极高,至少在叶玉白几个之上,短短时间内就已经悟出了一重寸劲,但仅仅靠着这点本事,还不是王阳的对手。 王起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当日叶潇给他示范寸劲的一幕…… 当日叶潇直接以三重寸劲将平日他练习的实木木桩轰得粉碎,那一刻,他看到了叶潇的手臂在疯狂的震动,就好似有无数的......
 
    本章提要    可是现在,叶潇和她的关系明明没有到那一步,不过虽然羞愤,依古韵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叶潇是在帮自己处理伤口不是?
 
    叶潇的确是在帮依古韵处理伤口,不经意间抬头望上看了一眼,发现依古韵低垂着脑袋,满面羞红,不敢看他,心中纳闷的他正要问依古韵怎么了,忽然瞟到了她裙下的风光,不免又是一阵邪火上涌……
 
    要知道,依古韵的美已经不用阐述,此时她就穿着一条睡裙,虽然上面披着外套,可是下面什么都没有啊,一只脚被放在岩石上,一只腿被叶潇握在手中,还抬了起来。【.】
 
    按理说现在是大晚上的,就算有月光也应该看不清楚才对,可是叶潇是谁,他可是笼子不死营的战士,他的视力是何等的惊人,即便是现在光线朦胧,他依旧能够看到裙子里面的风光。
 
    感受到叶潇没有继续帮自己擦拭伤口,依古韵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叶潇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某个地方看,本来就通红的脸蛋更是鲜红一片,这个坏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他还看人家那里,只是这么黑的,他看得见吗?
 
    “咳……”
 
    丢脸丢死了,她也只能够以这种方式提醒叶潇……
 
    脸上没有半点的尴尬,还抬头朝依古韵笑了笑,这才继续为她处理伤口……
 
    先是将伤口简单的清洗了一下,然后又掏出了王锦辰交给他的金疮药,小心翼翼的洒在了依古韵的脚掌上。
 
    “现在还疼么?”做好了一些,叶潇小心翼翼的将依古韵的腿放了下来,这才温和的朝依古韵问道。
 
    “不疼了……”
 
    占了自己这么多便宜,也该知足了吧?
 
    不过依古韵的心里却没有半点怪罪叶潇的意思,反而很是感动,一直以来,叶潇给她的印象都是极其暴力的一面,似乎只要和他扯上的关系的事情最后都是以暴力解决,久而久之,叶潇给了她一个强大的印象,就好似一头猛龙,但她实在没有想到叶潇还有如此细心的一面,特别是他在处理伤口的时候,那份仔细几乎超过了那些专业护士,如果他不偷偷的看自己那里的话就超越了。
 
    “那好,你现在不能够走路,我背你走吧……”叶潇开口道,为了不留下伤疤,依古韵不要说今天不能够走路,在接下来的两三天内,都不能够碰触地面,除非等血泡完全脱落……
 
    “这不太好吧?”依古韵有些羞涩,刚才被叶潇抱着还不觉得,那时候还在逃命,可是现在静下心来的时候,才觉得要是真的被他背着,多亲密啊,她才不想这样难堪。
 
    “有什么不太好的?难不成你背我?”
 
    再一次被叶潇占了便宜,依古韵浑身燥热,想要呵斥什么,又实在不忍心,只能够在心里诅咒叶潇买方便面的时候没有调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莹诗的秘密
 
    “你们都布局好了?”过了好一会儿,依古韵才开口问道。【.】
 
    从叶潇的去而复返,到现在直接来到这里,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早已经算计好,更何况是依古韵呢?
 
    “不是我们,是那妮子布局的,我只不过是配合而已……”叶潇淡淡的笑了笑。
 
    “你们什么时候交谈过?”依古韵更是一脸的诧异,今天夜宵来彭莹诗还推口说不在呢,怎么他们反而好似早就商量好一切,反而是自己不知所以……
 
    “没有,只是你告诉我她不再的时候我却感觉到了她的气息,然后微微思量之后就明白了过来,她是想要我配合她,当然,最初也只是猜测,不过后来别墅着火,我就明白了她可能早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叶潇笑着摇了摇头,很多事情并不需要当面阐述,有的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甚至只需要一点点信息,就能够知道对方心里所想。
 
    这就是知己……
 
    “你们真默契……”听到叶潇和彭莹诗什么都没有说,依古韵微微笑道,笑容中竟然有些酸涩。
 
    看到依古韵那略带着酸涩的表情,叶潇愣了愣,她也会吃醋?不会吧,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当叶潇想要再仔细看的时候,她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正常,难道自己真的眼花了?
 
    “呵呵,不说这个,倒是你,和彭莹诗到底什么关系?不要告诉我她只是你请的保镖……”叶潇将心中的这点念头抛出脑海,朝着依古韵问道。
 
    最初的时候,他还真的以为彭莹诗是依古韵请来的保镖,可是后来想想觉得不对,彭莹诗是杀手界威名的银狐,她最擅长的可是杀人,而不是保护人,以依家的渠道虽说能够邀请到地下世界的好手,但怎么说也应该邀请那些主要是保护方面的高手啊,请一个杀手做保镖,这也太扯谈了一点吧?
 
    第二点,依古韵和彭莹诗的关系也不像主仆关系,更有些像姐妹,虽说两人的性格如此,但看上去也太亲密了一点吧,甚至没有一点隔阂。
 
    第三点,若是彭莹诗真的只是一个保镖,她只需要保护好依古韵的人生安全就行了,何苦还要让自己配合她布下这么一个局。
 
    依古韵的背后一直有一只黑手在操纵,按理说找出幕后黑色这应该是依古韵的事情,可是依古韵现在似乎压根就没有参与进来,从布局到勘察,一直都是彭莹诗在完成,这个保镖也做的太称职了吧……
 
    叶潇可不认为一个只收钱的保镖会做出这么热心的事情。
 
    被叶潇这么一问,依古韵有着片刻的惊愣,不过很快,她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